2022MBA报考测评申请中......

说明:您只需填写姓名和电话即可免费预约!也可以通过拨打热线免费预约
我们的工作人员会在最短时间内给予您活动安排回复。

导读:刘洋在财产保险行业头部企业——中国平安上海分公司担任车商业务部门总监。她从大三实习开始就进入了保险行业,在平安工作了近10年,从最基础的岗位做到现在,是上海分公司成立以来最年轻的总监。

01
 
在可持续发展的行业里学习和创新
 
之所以选择保险行业,首先是因为刘洋从很小的时候在家人的影响之下有了比较强的保险意识。另外,她面临择业时有着两个朴素的价值观:第一是她认为保险行业是一个可深挖、可持续发展的行业。第二,是意识到保险行业尚缺乏高端人才:“这个行业我需要它,它也需要我。”

 
学习和创新——这两个能力是刘洋认为保险行业最需要的高端人才特质。因为保险在中国是起步比较晚的,很多东西是从发达国家开始学起,过去还远远走不到创新的层面。刘洋的学习能力是比较强的,刚进入平安的时候她在外资经纪部,负责很多国外的大型跨国企业风险管理方案在中国的落地。这段时间她接触了大量国外公司经过了多年打磨的先进方案,经过了风险管理规范的专业性训练。在吸收了这些经验之后,刘洋认为就应该开始输出了,慢慢走到了创新这一层面。
 
“创新不是创造一个新的东西,而是把已经有的东西重新排列组合,放到更适合的环境或是需求之中去。”

 
在2015年她调到了相对本土化的部门,负责中国企业在国内的发展和外延。在将国外保险行业规范体系带到本土的过程中,刘洋遇到过很多困难,其中有一次客户是一名来到中国拍摄风景的英国摄影师,他需要给自己和一套价值400万左右的摄像设备买保险。这个保险需求在中国无法解决,因为他的设备是固定的财产,而人又是移动。当时国内的风险管理体系没法判断这样的风险。但在刘洋看来,这位摄影师的诉求是非常基本的。
 
刘洋尝试了很多办法都失败了。平安在当时已经是国内走在保险行业创新的第一大公司了,但也解决不了这样的问题。这件事情让刘洋感觉被刺激到,也燃起了不服输的精神。她开始思考把行业里所说的使命、愿景、价值观放到自己身上,到底是什么?后来慢慢经过更多的学习和工作积累,刘洋把自己的使命归纳为——去推动保险行业哪怕只是一点点的进步。
 
“我自己的努力可能微不足道,一个人走的可能不是路,可是一群人走的就成了路,我总觉得保险能够在金融链条里面发挥更大的价值。”
 
所以刘洋一直在努力,她理解的保险这件事就是去真真正正解决别人的需求,给别人帮助。现在的保险体系就可以比较简单地满足到之前这样的需求,她希望未来这个行业还能做更多事情,影响到更多的人。这样的愿景对于刘洋来说不止来自于一种使命感,更多的是:为这些有难度的目标而奋斗能够给她带来快乐。
 
02
 
选择销售业绩光环,还是产品生命周期?
 
刘洋所管理的部门是一个比较创新的部门,基于销售的同时肩负很多新产品的研发和落地工作。她认为对一个产品来讲,好的销售需要做到四步:第一是了解客户需求;第二是了解之后能够将产品匹配到客户的需求;第三是要做到比客户更了解他自己,可以给他提供更多的适配需求的产品;第四要引导需求,做一个专业的咨询方,帮助客户预知未来的可能性。按照这四步走下去,才是真正的与客户融为了一体。
 
在平安成立三十周年的那年,刘洋负责了一个很创新的项目,突飞猛进地把它做到了很大,达到了4亿的年保费。那年她的团队人均产能成了整个平安产险体系里最高的,也是这个体系里最年轻的、最能干的团队,刘洋自己也得到了在平安万里挑一、非常特殊的“西北区明星会长”的荣誉。

 
然而她同步产生困惑和痛苦来自于这个产品本身的生命周期,换句话说,她希望对这个产品是否可持续发展负责。这是一个汽车延保产品,从主机厂的批发端走向了经销商的零售端,开始面向大众了,这就需要规避理赔中的造假。如果很多人蜂拥而至地在这个保险中钻空子,以后就无法面向保险公司内部和市场去销售和推广这个产品了。
 
但是刘洋知道这本身是一个在国外渗透率已经很高的好产品,只是它的理赔条件还没有梳理的很好,因为是创新产品。从他们预判的2000万,一下做到了4个亿的年保费,没有适配的解决办法。在解决困难的过程中,刘洋需要协调公司内部的负责人去查找和梳理漏洞,还要跟客户进行对抗。刘洋意识到自己能够影响的是整个产品链条,不止是前端的销售,还有后端的理赔。
 
“你可以拿到前端的销售提成,就不管后端的死活了,因为那不是我的职责,但是这样结局就会是这个产品本身的险种都死掉。”
 
摆在刘洋面前有两种选择:她可以把现在的4个亿保费做到更多,从而获得更大的销售业绩光环——因为有漏洞的保险产品更受市场认可,同时也会让公司赔很多钱,未来公司就会放弃它,转身投入到更能有利润的险种上;另一种,她也可以费很大的劲去完善产品后端的理赔流程,让它可持续发展下去,即使这个险种不会跟自己有直接的荣誉关系。刘洋当时很清楚自己的内心已经选择了后者,而在这个充满障碍过程她感受到“困难比自己大了”。找到撬起地球的支点之前,这段时间非常煎熬,有时无法被人理解,也不知道该如何去坚持。最终她还是克服了难点,让这件事情有了不错的结果。

 
03
 
选择比努力更重要
 
不同于大部分的MBA——往往是在工作中遇到一定的瓶颈时,为了寻求改变和突破而决定读MBA,刘洋在自己大学毕业之前就已经计划好了。当时刘洋像许多准毕业生一样,面对考研还是出国的抉择。因为顾虑到家里人担心自己出去以后很有可能不再回国发展,就放弃了这条路;而考研这一方面,当别人问到自己准天博网上娱乐什么专业,她感觉被问住了。
 
“我觉得在中国的本科教育里面,很多的是灌输式而不是启蒙式的,你很难知道自我是什么,但更多地知道——我好像要成为啥样的人,或者说什么样的人就是大家觉得好的。”
 
所以刘洋答不出来这个问题,她意识到如果学了一个和自己想象中不一样的专业,可能会浪费三年。于是她决定先去工作,找寻一个能够激起自己热情、愿意为之奋斗的行业。刘洋是一个目标感非常明确的人,如果想不明白要做什么会不停地去想。所以她列出了在30岁之前自己要做完的几件事,其中去读MBA就是一项。
 
在人民大学读MBA的两年,刘洋最喜欢的一门课是特色社会主义,这门课颠覆了很多她过去的理解。辩证性地看待历史的方法是刘洋觉得可深挖的东西,让她学会了站在不同的角度去审视一件事情。另一门印象深刻的课程是冯云霞老师的人力资源课,无论是专业理论还是知识架构都让她大开眼界,她从中感受到:“人力与生活和工作的息息相关——人才对于一个企业或是一个家庭,永远是最重要的东西,形成的文化才有一种凝聚力。”除此之外,冯老师还教给他们一些做人的道理,其中刘洋回味良久的一句话是“男人想成功,要减少犯错误,女人想成功就不要自甘堕落。”当时在全班引起很大共鸣。
 
刘洋因此而思考:在天博登录的天博网上娱乐和在人大读MBA,都是至关重要的选择。她觉得学校已经帮助大家进行了一层筛选,过滤掉和自己完全不同的人,留下了志同道合的人。大家都在共同经历一个迷茫的阶段,又因为对生活更好的憧憬而聚在一起。在这里面她遇到更有意思的人,在这群人之中探索更多乐趣。
 
“我始终坚信选择比努力更重要:选择太难,选择完了坚定地走下去也很难,因为前路充满荆棘,但是荆棘上面又有玫瑰花,你舍得不摘吗?”


 
选择自己规划好的路,并且在这条路上收获期望之中和预料之外的乐趣。刘洋从MBA生涯中收获到的第一点就是知识架构的重新梳理。当带着在工作中积累的经验和案例再走进校园学习,褪去了社会外衣,这种感觉让她倍感珍惜。这两年刘洋又经历了升职等诸多忙碌的时刻,但她很庆幸在自己最要劲的两年去读了书,因为是带着工作的案例和生活的困惑去读书,在学习中求得了共鸣,用知识解决了真实问题。这让刘洋在身体最无法松懈的两年,却得到了精神上最充分的放松。带着问题去学习知识,让她觉得更幸福了。
 
第二个维度的收获是拓宽眼界,刘洋虽然很忙但是参加了学校组织的两次游学。一次是在墨西哥,她感受到了这个国度的唯美和艺术感,白天忙碌地学习,晚上与各国同学聚在一起唱歌跳舞喝Tequila;另一次是在美国,参访名校和微软、亚马逊、谷歌、苹果等企业……她开始思考中国的顶尖企业与美国顶尖企业之间在文化、科研和未来的差距。看天看地看世界的过程让刘洋非常开心。
 
第三个维度的收获就是通过这个平台结识的朋友,他们经常让刘洋感到惊喜,因为共同聚在一起,又有所不同所以彼此学习。她所憧憬的未来就是——读万卷书,行万里路,朋友无数。她说:“这些朋友跟我一起谱写的未来是我想要的生活。”
 
04
 
看天看地看世界的时候,才知道自己的渺小
 
处在人生最关键的几年总要付出更多的努力,目的是早日实现梦想。刘洋正处于事业上升期,所以她的工作占据整个生活的60%有余,而她理想中的工作与生活配比是4:6。除了事业上的追求,她也希望拥有唯美的生活。“Work hard, play hard.”是她常说的一句话。在本职工作之外,刘洋因为喜欢开越野车,所以也在越野车领域进行创业。她认为越野车这个领域可以聚集一些志同道合的朋友,共同探索生命的狂野和美好,就像她在社科和人大的学习经历一样。



 
刘洋喜欢了解有深度的东西,包括越野车,还喜欢看名山大川、读书,就像选择保险行业一样,这些本身具有独特风骨和气质的事情让她非常着迷。刘洋喜欢不是只看一眼,而是可以持续探索和发展的事情。所以她会在做好主营业务的基础上把更多的时间放在拓展其他感兴趣的事。例如周五她还在为工作在大同出差,周末就在蚌埠的越野车营地忙碌起来了。
 
除此之外,她还会参与一些助学机构的活动,去帮助山区的小朋友。每当刘洋觉得处在职业的迷茫阶段,不知如何选择的时候,就会进山里去看看他们的生活。她发现走出去看到这些大山才真的知道中国全面脱贫攻坚工作的伟大,正在改变多少人的生活。当看到大山里铺上了水泥路,岌岌可危的房子变成了新楼房,这种震撼让刘洋觉得自己非常渺小。
 
“看天看地看世界的时候,你才知道有多少的兴趣可以去抒发,推动这些事情可以带来的愉悦是多么的美妙。”



 


 
刘洋认为能够让更多人的生活变得更美好,哪怕就一点点——为此终身奋斗都是值得的。就像她对保险行业的愿景一样,她希望用不同的赛道来助推行业的发展。刘洋想做这些事情并不是因为无私和伟大,在她看来人的善良也是自私的,想要改善更多人的生活是因为这会让自己更快乐。
 
“我觉得精神自由现在可能离我还太远。我先走向物质自由,然后再走向精神之独立,最后才能走向精神之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