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MBA报考测评申请中......

说明:您只需填写姓名和电话即可免费预约!也可以通过拨打热线免费预约
我们的工作人员会在最短时间内给予您活动安排回复。

导读: 李文霄是有乐营销的创始人,也是中国传媒大学经济管理学院电商协会发起人。

“一定要选自己喜欢的,
不然你永远会惦记它的。”


 
从2015年到前年,随着新零售概念的普及,很多传统企业都需要在此阶段进行线上转型,李文霄的公司一直服务于有电商转型、新媒体营销需求的企业,从战略结构、营销培训等方面提供服务;到最近两年短视频和直播带货火了起来,如何帮助企业在短视频和自媒体平台的营销做出差异化是李文霄团队这两年的方向。
 
01
 
“我觉得有我”
 
李文霄称得上是资深网民,一直对互联网的环境和语境比较熟悉,所以她最早接触创业就是在线上。她在2009年读大二的时候开始了第一次创业,那个时候还没有微信和微博,她和几个志同道合的伙伴做起了以QQ空间、 QQ群为平台的互联网营销。他们的创业项目类似于现在的社群营销,彼时还没有社群的概念,但是底层逻辑都是运营周边的人脉资源,通过他们进行再一次的裂变
 
“线上营销的核心在于它是一个伞状传播,一个点通过五个人传播,五个人又传播了五个人。如果我们能够把握好每一层的营销的逻辑,扩散就会很快,这是互联网营销比较有优势的一点,不像线下每一步的成本都会很高。”

 
基于对互联网的兴趣,李文霄大学毕业后的求职目标也是网络推广、网络营销方面的工作。在她搜索全国比较专业的网络营销平台的过程中,找到了杜子建老师正在招收营销学徒的机会,就来到了上海。当时全国有3000多人投递简历,第一次面试时一共来了33个人。在李文霄印象中那是一次非常激烈的竞争,从下午一点开始进行了六个多小时,每个应聘者轮流经过多次的问答,杜老师在这期间认真记下有印象的名字。过了几天第二轮面试的候选人名单公布了,李文霄发现名单里没有自己。
 
很多人可能这个时候就放弃了,但是李文霄继续给负责的老师发消息核实,结果还是没有,于是她就搜索了杜老师所有的联系方式,终于加上了杜老师微信。
 
“跟一个人沟通的时候,首先肯定要提到他有印象的点:我就告诉杜老师我是谁,把我们俩的合影发给他来加深他的印象,以及那天我还回答了什么问题,您还对我进行了夸奖的过程等等。”李文霄告诉杜老师说名单里没有自己,然后她说了改变她职业生涯的一句话——“我觉得有我。”
 
杜老师回复她说:“有你啊。”李文霄告诉杜老师她核实过了确实没有。
 
之后,杜老师发了一条让她至今留着的微信,他说:“那我亲自通知你。”
 
李文霄从营销学徒到金牌讲师再到CEO助理这条路走过来以后,当时的名单上到底有没有她,已经不重要了。主动争取的机会带来了李文霄来上海以后所有的事情,那天她就觉得名单里一定有自己,而且要告诉杜老师一定有。学徒招聘最终留下五个人,这个过程让李文霄更珍惜这个机会了。那段时间他们每天需要阅读大量的书籍,还要跟着项目组去做项目,是一段让人快速成长的经历。
 
“能有一个开始的机会还是非常重要的,所以我不断回想自己遇到挫折、困难的时候,可能再主动一下,再坚持一下,就会有不一样的收获。”

 
02
 
管理是一种艺术,也可以有章可循
 
2014年底到2015年初,李文霄开始第二次创业做了第一批中国的微电商的操盘,我们最早看到的朋友圈里卖的面膜、护肤品,包括一些韩国代购的产品,里面可能就有李文霄团队的成果。这是她在大学创业以及从公司出来之后真正开始进入管理岗位。
 
把公司和项目做到一定程度,经过了顺风顺水的过程,人就会放松,李文霄说‘懒惰’这个词更贴切一些。“这个时候老天爷就会派给你一个磨难,让你去反思一下。”
 
她以管理者的视角发现两个难点,第一个是进步的速度和项目需要你进步的速度不匹配了。带团队跟个人进步不同,整个团队一开始和项目是匹配的,能带动着往前走;可是随着周边环境快速变化,团队每个人的不同状态可能会导致团队的停滞不前。所以李文霄师姐意识到,保持一个团队持续拥有学习力是很重要的,至今她都觉得这是一种挑战。第二个问题就是自我管理的能力——作为一个公司的领导者必须自己先提升,如果对外界的趋势没有认知,造成团队比自己跑得还快,那团队就不需要你了。
 
经历过一些磨难以后,李文霄觉得:“自己的知识体系是不完整的,有很多地方是无知的状态你才会遇到坑。是因为你不知道,你又以为你自己知道,所以当时想读传媒大学MBA的时候,也是想系统地把一些知识捡回来。”
 
另一方面,从大学开始李文霄就奋斗在传媒圈,对传媒大学的师资、学风、环境和文化氛围也都充满了向往。所以在2017年9月她决定去考中国传媒大学的MBA。
 
在传媒大学两年的学习中,李文霄从组织行为学、领导力、经济学以及战略管理等专业方面给自己补上了比较完整的知识体系,她将这些理论结合自己的创业经历进行了很多反思。
 
“以前的管理可以说是凭感觉在管理。其实管理也是一种艺术,有时候也靠一些天赋。但是倘若发现靠天赋太不可控了,就要在这个知识体系内尽可能多做一些可以控制的事情,比如建立什么样的制度,怎样去修炼自己……”
 
从以前“土匪式”的管理——大家被你的个人魅力吸引在一起做事,变成从个人领导力、组织领导力以及风险把控等方面来管理团队,李文霄后来发现管理方法都是有章可循的。这是她读完MBA之后最大的变化。

 
03
 
体育人生,游戏工作
 
作为创业时间并不长的创始人,李文霄认为创业公司前期能够吸引员工的条件肯定不如一些大企业所能提供的,他们愿意选择在这里工作可能 就是因为你这个人。回归人与人之间最简单的吸引问题,有人愿意跟你做朋友可能是因为你真诚、你尊重别人、对社会和身边的人充满爱心,人可能都会因为这些因素而相互吸引。另一方面,李文霄认为自己心态乐观也是能够稳住团队的要素:
 
“创业还活到今天,可能就在靠心态维持,用你乐观的状态带着大家,会觉得还是充满希望的。”
 
创业公司的风险性很高,所以就更需要创始团队的凝聚力。这个凝聚力一定不是薪酬,因为外面可选择的高薪的地方多的是。所以在李文霄看来,“大家愿意在一起做一些什么样的事,然后还很快乐,氛围很好” 就是一个创始团队最重要的凝聚点。她希望团队里每一个人技能互补,互相欣赏并且互相尊重。
 
李文霄认为自己作为管理者的优势在于调整心态的能力,有不开心的时候,但会很快让自己先快乐起来,让身边人也快乐起来。
 
“现在什么最贵?就是现在我们这个社会真的快乐太难了。让人快乐起来,是无价的。”
 
去年算是传媒行业一个比较低谷的状态,李文霄也在工作上感觉遇到了瓶颈,所以她向导师去请教。在传媒大学的两年给李文霄影响最大的是她的导师——薛永斌教授,他给李文霄讲了一个理论,叫做:体育人生,游戏工作。李文霄理解的体育人生意思就是我们的人生就像体育一样是有竞技的,一定是要比赛的,所以要一直处在拼搏状态不能懈怠;她理解的游戏,是一种快乐,闯关的同时享受在其中。直到现在李文霄遇到挫折的时候,都会想一想这个过程,她最近准备在办公室挂上自己新写的四个字——“乐在其中”。
 
“你做一件事情就要享受,如果你做这个工作不快乐,那我们换个项目吧,不干这个了。如果你总不快乐,不快乐好几年了,那你做的事情肯定不太对吧?如果这个事情很快乐,但是很累,那没关系,因为工作累是很正常,但是快乐就好。”
 
在带团队的方面,李文霄也保持着这个理念,她对人的情绪十分关注,如果团队的人有排解情绪的需要,她就会给人放假,尽可能让他们调整好心态。
 
“快乐是第一的。如果你在项目汇报或是研究分析的过程中遇到瓶颈那没关系,技能上的东西都是可以去学习的。”
 
04
 
人是第一位的
 
从大学创业到现在小十年的时间,李文霄认识到:人是第一位的,人是生产力。她认为虽然在商业模式中最需要提升的是创始人和创始团队,不能要求整个团队的提升,但可以团队的人文氛围是可以塑造出来的。
 
“上海这个城市是不缺人才的,尤其不缺专业性人才。你很聪明,但比你聪明的人更多。那我愿意跟你合作,是因为首先你很踏实,我们合作过程中两边都会是共赢的。然后我们会选择自己在过程中舒服的工作,因为生命是有限的,我们干嘛把时间浪费在:跟你聊一个事情、搞一单,然后生个气,回去还要吐槽抱怨。如果跟别人合作我会少赚一点,但是开心的话我也愿意。”
 
每个人在职业选择过程中,都会有不同的追求和目标。李文霄觉得现在刚毕业的学生比她当时的经济压力好很多了,如果还不选择自己喜欢的事,违背自己的心愿是没有必要的。
 
“一定要选自己喜欢的,不然你永远会惦记它的。当你选了以后,没有干好不会遗憾,你干好了更开心。”

 
当时李文霄决定报考传媒大学MBA之后,选择辅导班的过程也是把关注点放在人身上。
 
“我觉得社科的吸引我的地方,可以坦白的说是当时对接我的老师,我个人的性格会比较喜欢,首先她很真诚。因为我咨询了很多辅导班,和我现在跟团队出去谈项目是一样的,很多人谈项目就是:开始给你发大量的广告,自卖自夸等等,其实没有关心我的真实需求,我的情况都还没有跟我互动,对方就会觉得已经很了解我了。实际上很多话术体系是无效的,同类产品是有差异化,但其实在短期内我们很难完全对比出来。”
 
所以李文霄觉得不管在什么行业做什么产品,人都是要交心的。人和人之间愿意保持联系、愿意交流非常重要。
 
05
 
抱团共赢与追求精神自由
 
李文霄作为传媒大学经管学院的电商协会发起人,把企业和学校的资源整合在了一起。她正在整合传媒大学及其他院校的电商同仁,将这些院校与各领域的优秀企业联合在一起搭建一个平台。
 
在当下这样的经济环境中,每个企业都非常需要的一些新媒体营销、电商知识,李文霄和团队会聘请传媒大学的专业老师来对项目进行指导和孵化。拿直播营销来说,在她看来个人直播的红利期已经过了,现在对于营销圈最重要的是抱团共赢,达到共生的状态,是处在一个精工细作的阶段了。所以李文霄意识到大家更需要互相的配合,把每个公司做的专业的板块融合在一起进行互补。

 
除了为企业和学校搭建孵化平台的事业,李文霄还一直有一个理想,她希望未来能做关于女性成长的教育产品。会有这样的情怀,是因为她看到在四线以下的城市,大部分女性虽然都有着稳定工作,还有一部分女性发展了副业,但是她们的精神世界是缺少关怀的。她们每天可能还在焦虑于家庭生活中的种种琐碎,不像身在上海的女性可以获得许多精神支持的信息和资源。
 
2014年至今,李文霄操盘了很多微商、电商以及新零售的项目,她给品牌下属的渠道商进行培训的时候她发现,很多做渠道商的女性对生活充满了希望和热情,特别希望自己通过辛勤努力来改变家里的环境,哪怕一个月只增加了一两千块钱的收入,但是在孩子面前所展现的社会地位、精神状态都有了很大变化。而面对生活中遇到的很多家庭生活问题甚至情感问题,她们找不到解决和放松的方式,会在群里向她咨询。
 
所以李文霄希望在未来能够给四五线城市的女性提供一个关怀她们心理需求的平台,让每一个妈妈都能提升物质地位和社会地位,成为让孩子引以为傲的人。这是李文霄目前一个理想化的愿景,未来也许她会通过在线课程或其他形式,为女性提供在精神需求方面能帮助到她们的信息和资源。
 
“我也很期待大家都能够实现精神自由吧,精神自由也是我的一个追求。”